芋砸阿姨🐰

xhs那个爱写文的不太老的“老阿姨”

【老七队】⑦号刑侦档案 番外 03

勿升正主❗❗❗


  首次尝试刑侦文,非专业人氏,细节方面可能不够严谨,非常抱歉🙏🏻🙏🏻🙏🏻

  

  此文仅供娱乐,纪念曾经的“老七队”


 ⭕高甜cp   ⭕悬疑推理  ⭕警界双A


番外 孟佳安(孟周养女)篇


抓周


今天孟哥家可热闹了,客厅挂着“小安安一周岁生日快乐”字样的横幅,地板放着毯子,上面还放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。有九泰的画笔,二哥的篮球,九华的玩具听诊器,九熙的时尚杂志,九香的心理学书,老秦的游戏机,芳汉的编程书,还有她爸爸和爹爹的玩具手铐。


“大闺女,咱们去抓周”

“主角来喽——”


九良把换好衣服的小安安从房间抱出来,围着毯子争论的几人四散开来,随后,小安安被放置在毯子上,享受着万众瞩目的感觉。


“快,安安,拿你喜欢的”

“对,拿呀,听诊器长大当医生”

“别听你华叔的,拿画笔,当小画家”

“你们都瞎指挥,拿心理书,当心理咨询师多好”


面对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小安安懵懂的看着这些,莫名兴奋的叔叔,小心翼翼的往前爬。小手碰了下听诊器又转向另一边,见九华失落,九泰欣喜的指引她看另一边的画笔,九熙打断两人指向那本杂志。


“她不会真选游戏机吧”

“不会,你放心,拿了拿了!!!”

“游戏机吗?!”

“不是,手铐!”


大人们的情绪变化和强烈指引,小安安不懂,她左看右看,这摸摸那摸摸,老秦有点担心,自己凑数的游戏机真被她看上,那安安以后是准备泡网吧?!正愁着,另一边同样凑数的老汉,怼他一句,随后又传来一阵尖叫。他还以为他游戏机真被选中,探头看去,小安安抓着手铐,坐起来,咧嘴笑着。


第一次上学


德云幼儿园门口,十个大老爷们围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姑娘,幼儿园值日老师被这阵仗,吓出一身冷汗。看见幼儿园大门,孟哥怀里的安安,突然哭闹起来,鼻头红红的眼角挂着泪,小可怜虫一个。


“我不要离开爸爸……呜呜呜”

“孟哥,要不就让她再缓缓”

“对啊对啊,再哭坏喽”

“就是就是,不去就不去嘛”


身边几人就见不了安安哭,那叫一个宠啊,九华提议带她回去,九良附和着,老秦差点去开车门。孟哥拿出几颗糖果,闹着不肯上学的安安,渐渐收起哭泣,破涕为笑。


“安安,看爸爸手里的是什么”

“奶糖”

“只要安安勇敢的去上幼儿园,这些糖就是你的”

“好,安安要吃糖,要上幼儿园”


剥开包装纸,孟哥把糖塞到安安嘴里,擦擦她的眼泪,和九良两人牵着她的小手,慢慢走到老师面前。老师抱起她,转身与外面几人挥挥手,便往幼儿园里面走。要不是孟哥临危不乱,那几人差点因为她哭得伤心,就要带人回家,半途而废了。


第一次辅导作业


不知不觉,安安从幼儿园门口哭泣的小姑娘,长成一年级的大姑娘了,也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作业。九良自信满满的担任起辅导任务,进书房后,没一会儿便哭哭啼啼出来。


“孟哥~你闺女欺负我~呜呜呜”

“怎么欺负你啦”

“十加一她非说等于九,哇——,怎么会等于九嘛”

“好好好,消消气,我去看看”


孟哥端着刚洗好的水果,与崩溃大哭的九良迎面撞上,看对方真实的眼泪,确实是委屈了,便放下水果,抱着他拍拍后背。听到缘由后,孟哥绷不住笑出声,留下带着怨气啃苹果的九良,独自进了书房。


“安安,你看,这里几颗糖”

“1…2…3,10颗”

“这十颗糖现在都是安安的,爸爸再给安安一个,安安一共有多少颗”

“11颗”

“真棒”


在安安身边坐下后,孟哥直接拿出十颗糖摆她面前,哪有小女孩不爱吃糖呀,她一下来了兴趣,轻而易举算出这道“世界难题”。孟哥看着自家女儿含着糖,腮帮子鼓鼓的样子,慈祥的微笑着,真希望她永远这样可爱,不用长大。


青春期


讲台上老师讲的函数仿佛念经,安安听得直打盹儿,突然感觉小腹不舒服,便打报告去厕所。这一去不要紧,差点没把她吓哭,裤子染上大片红晕,她赶紧请假回家。她思来想去只有九华叔叔是学医的,便转头去警局法医室,希望能找到答案。


“华爸~我好像…要死了……”

“你…能不能…不要告诉爸爸,我怕他难过……”

“安安,你怎么了,现在还没到放学时间啊,别哭,慢慢说”

“我流了好多血,肚子也好疼”


正在整理资料,九华见她哭哭啼啼的,便赶紧放下手头上的事,走上前焦急的询问。了解清楚情况,九华知道怎么回事,便去向女同事借来卫生巾,给她科普青春期生理知识,又泡了杯红糖水喂她。


“吓死我了,这是正常现象,没事嗷安安,把这个喝完,我送你去爸爸那儿”

“好,谢谢华爸”

“我真的没事吗,真的不会死吗”

“不会的傻丫头,我你还不信吗”


玻璃杯里的红糖水见底,九华摸摸安安的头,温柔的把杯子放桌上,带着她出了法医室。重案队几人对她视如己出,所以啊,她也把几人都当成爸爸,九华把她送到办公厅也松口气,放心的回去继续忙。


疑似早恋


真正成为大姑娘后,安安越发亭亭玉立,暗恋者追求者数不胜数,这可给重案队那帮人愁坏了,他们哪舍得团宠被人拐走啊。可天有不测风云,这天,孟哥在客厅捡到一封情书,开过封的。


“怎么办呐……哥几个出出主意啊……”

“我可以提取指纹找到这个人”

“让你破案来啦,人孟哥的意思,怎么阻止安安早恋”

“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很重要,对异性有欣赏的感情是正常的,大家不要太焦虑”


其实是一个暗恋安安的男生写给她的情书,孟哥没控制住,拿出来看了内容,老父亲脆弱的心灵就这么破防了。他把情书带到办公厅,希望安安的其他几个爸爸,想想办法。九熙一脸严肃准备痕检,芳芳一句话戳中孟哥内心,九香则不紧不慢说些道理。


“放屁,安安才15岁,50岁都不许她嫁人”

“就是,老秦说的对”

“你们几个没点正事,依我看啊,没准是这小子单恋咱们闺女,咱们闺女未必真看得上他”

“这话听着舒服,有道理”


对于九香的观点,女儿奴的老秦第一个反对,九华也应附一句,这几人七嘴八舌的吵得九良头疼。他一番话,几人都觉得有理,便停止争论。


选专业


时光荏苒,安安年满十八,正经历完高考填志愿呢,老哥几个又有的忙了。又像当年抓周一样,几人还是按照当年的想法给她推荐,办公厅所有人围着一个电脑前叽叽喳喳。


“医学好,安安你分数也够”

“艺术学院也好,学费咱们给你凑”

“别打游戏就行,不是,我是说,心理学也挺好”

“华爸,泰爸,秦爸,我自己选行吗”


这几人还挺固执,十八年了,还在坚持,不管推荐啥,就是不推荐自己的本行警察。安安手肘撑着桌子,堵着耳朵,一脸无奈的抬头看着几人。周围安静下来,翻阅资料的孟哥九良还有九熙二哥也凑上前来,查学校官网的芳芳老汉也转过头去看。


“警校?!!”

“你真想好了?安安”

“想好了,爸爸,我要像你一样,保护百姓的安全”

“好…好,爸…支持你”


鼠标上下滑动,安安在志愿一栏填上“德云警校,刑侦专业”,从小的环境影响,让她对警察这份工作更加喜爱。可这份工作的危险性和辛苦程度,几人是知道的,孟哥当场红了眼,其他人也低头不语。


入职与退休


德云警局重案队更新换代,老一辈的警员青丝夹着白发,把用了二三十年的警官证,警衔等等,逐一上交。重案队成员均已退休,年纪稍小点的秦霄贤为现任重案队队长。


“咱们老啦,干不动了,交给孩子们吧”

“咱老哥几个,干了大半辈子警察,总想着放假,这真的一放假,还舍不得呢”

“谁说不是呢,舍不得啊,舍不得重案队,舍不得这个办公厅,门禁还是老汉做的那个吧”

“还是呢,不过啊,没准过两天就换新了,我的发明已经淘汰喽”


看着犹如当年的自己的年轻人,穿着警服意气风发,孟哥含着泪苦笑,如果可以,他愿意干一辈子警察。九华一边给哭到说不出话的九熙擦眼泪,一边感慨,丝毫没发现自己也留下泪。二哥也有些哽咽,瞥到那个门禁又看眼老汉。被提问的人叹口气,自嘲起来,又靠着旁边人肩膀落下两滴泪。


“欢迎孟佳安同志,高筱贝同志加入重案队”

“安安,好好干”

“是,秦队!”

“叫秦叔或者秦爸就好,咱们重案队不讲究这些”


眼角的皱纹,随着笑容加深,老秦拍拍面前只比自己稍矮一点点的安安的肩膀。安安正正经经的敬个礼,并对老秦使用略显生疏的官称,他被这丫头难得的正经样儿逗乐。


婚姻大事


进入重案队后,孟佳安继承父亲的本事,在多起大案中立下战功,秦霄贤也到了退休年龄,她自然而然接下重棒,当上重案队队长。除了事业,她爱情也很顺利,现在的男朋友高筱贝,正是当年情书的当事人。今天,孟哥家比二十多年前还热闹,因为安安要带男朋友回家。


“老哥几个都哭了一夜来的吧,哎,这一天还是来喽”

“何止一夜,我眼睛都快哭瞎了,呜呜呜”

“谁不是啊,我和九熙饭都吃不下,呜呜呜”

“就你们难过啊,呜呜呜,我,呜呜呜”


几个老头在孟哥家嚎一上午了,不知道的以为干嘛呢,九良看出他们哭红的眼眶,一提这个,老秦又绷不住,趴九香身上抽抽噎噎的。九华也靠着九熙,拿着纸巾甩两下,见他们这样孟哥也不忍了,趴在九良怀里嚎啕大哭。


“叩叩叩”

“爸,嚯,爸爸们都来了?!”

“那小伙子呢,门都不敢进吗”

“叔…叔叔们好,我叫高筱贝,安安男朋友”


听到敲门声,老哥几个配合默契,迅速调整好状态,死死盯着门口。一进门,安安都吓一跳,门口的筱贝,吓得更是迈不动脚。在一排人的注视下,重案队副队长的他,忍不住打颤,说话也结巴。


重案队的队长和队员不会固定是他们,但,重案队的精神,会一直流传下去,德云城终会太平。


——全文完


这个文源于我对“老七队”的无法释怀,现在全文完结,也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。

出实体有姐妹要吗?

评论(5)

热度(40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