芋砸阿姨🐰

xhs那个爱写文的不太老的“老阿姨”

【何尚】除夕夜的饺子

勿升正主❗❗❗

情报组织卧底何 ✖️抗战士兵尚

⭕he


01.


1945年,腊月,除夕夜。


龙门饭店215号房间内,收音机传出悠扬的曲子,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皱皱巴巴的信,颤抖个不停。一滴滴泪,没有在男人下颌处挂住,摔在地板上。男人名叫何健,是一名海军退伍军官,现在国际情报组织,主要负责接收和传递情报,代号“船锚”。


作为组织安插在“龙门饭店”内的“暗桩”,他十年如一日,重复着两件事,并且是独来独往。外面的客人,饭店员工都在庆祝新年的到来,而他只能躲在房间内,看着分别数年的恋人两年前寄来的信,用曲子掩盖哭声。


“文博儿……”

“哥想你……”

 

哥:


哥,我是文博儿,您可安好?我在部队当炊事员,没有前线那么危险,你不用太担心。你做海军可危险多了,要多加小心,等到战争结束,咱俩就好好待在一起。


对了,等你收到信,差不多大年三十了,过了年,我呀三十一了,你三十二了吧,时间过得可真快。你还记得,我们小时候包的奇形怪状的饺子吗,我现在包得可好看了,以后过年包给哥吃。

 

提前祝哥,新年快乐,岁岁平安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博

 

这封信,何健看了两个除夕,自从两年前那个除夕夜,收到这封信后,他就再也没有尚文博的消息。听说,前线有支部队被敌人逼到山沟,没有联系上大部队,没有得到支援,伤亡惨重。


桌上服务员送来的水饺,早已没了热气,何健一直在等对方承诺的水饺,所以这两个除夕夜,他也没吃过一个饺子。他不知道,对方在哪儿,在干什么,但他只有一个信念,等……


“哥想吃……文博儿……包的饺子……”

“还能吃上吗……”


他靠在沙发上,仰头流泪,手上紧握着那封倒背如流的信,天渐渐变亮。服务员把过夜的水饺处理掉,虽然这两年,送来的水饺他都没动,但按饭店规定,还是得不厌其烦的送来。何健把信重新锁进小木箱,他又要从尚文博的哥,变回组织成员,日复一日的接受传递情报,等待下一个除夕。


两年前的除夕夜,战地某处山沟沟。


“大年三十熬一宿,大年初一扭一扭”


戴着一对白袖套的炊事员尚九熙,抱着个饭盒,迈着企鹅的步伐,在几人身边坐下。随后,他打开饭盒,递到几人面前,饭盒内是白花花的饺子。


待旁人都拿了饺子后,他也往嘴里塞了一个,咀嚼着望向漆黑的天空,今天连月亮都没有,他回想着白天看到的信,眼角偷偷变红。


“哥,不知道,你吃饺子没”

“一定要……平安……”

 

博:


文博儿,我是何健,你不用担心我,我们的部队很安全。你呢,还好吗?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知道吗?咱们要坚持到抗战胜利,咱们要一起吃年夜饭,一起包饺子。


又快过年了,哥到现在还是不太会包饺子,你得教哥,听到没文博儿。要记住,哥在等你,哥一直等你,等你回来,等你教哥包饺子。文博儿,哥,想你。

 

哥祝文博儿,新年快乐,心想事成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健

 

爆炸声,枪声交杂着响起,夜色中,几抹蓝色绽开红色,尚文博只觉一阵耳鸣,捂着耳朵往旁边一窝。他反应过来后,把饭盒藏好,随手捡起一杆长枪,趴在刚才几人身边,又是一阵激烈的枪声。


后来,天亮了,尚文博拖着伤重的身体,给其他战友简单包扎,支援终于赶到。从那以后,他放下锅勺,扛起长枪,冲到前线,与敌人厮杀,也因抗战的种种原因与何健断了联系。他也只有一个念头,杀完鬼子,回家找他哥……


“哥,再等等,我已经当上班长了,等我杀完鬼子”

“等我打了胜仗,我就立马回来,等我……”


又是一个山沟沟,这次,尚文博不是小小炊事员,他带领了一个班的兵,几个军师正在讨论新的作战策略。四处都是黄沙,不知什么时候,他为这些战友们包了饺子,像两年前的除夕那样。可他最想给包饺子吃的那个人,还没尝到过他的饺子,他每年都包,总有一年,会是包给那个人吃。


02.


1949年,10月1日,新中国成立。


天安门上,一位慈祥的老人,向全国人民宣告,新中国成立,终于,不用打战了。何健,听完这条广播后,被政府上的人接去新的住处,安排了新的工作。尚文博,因为屡获战功,受到表彰,有记者为他拍下照片,登上报纸。


出龙门饭店的那一刻,天很亮,太阳高挂空中,何健坐在新住处的院子中,看着报纸。照片拍摄时,阳光正好洒在尚文博身上,整个人英姿飒爽。如今,两人已将近四十,岁月也没在他们脸上,留下痕迹。


“文博儿,你在哪儿啊,不用打战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……”

“没事儿,哥去找你……”


何健脱下大褂,换上中山装,就是一个普通老实的青年男人。他拿着报纸,四处打听,打听上面提到的地址。他打听到了,那是南方,离冰城路途遥远,但他没有犹豫,立刻回到家收拾行李,动身上路。


木质大门,被一个穿军装的男人推开,院子空落落的,摇椅上布满灰,尚文博吹了吹,便坐上去。他感受着,心爱之人的气息,一滴泪浸湿灰尘,他回来了,可是,房子是空的。他包了盘饺子,坐在大门边,等,等那个,想吃饺子的人。


“我回来了,哥”

“哥,你怎么……不等文博儿呢……”


何健经过长途跋涉,来到南方的陌生城市,他啃着馒头,继续拿着报纸打听,可惜,没结果。阴差阳错,他们来到各自所待的城市,就此错过。那时候,车马很慢,联系一个人还是很不方便,他们又写一封信,一封不知该往哪儿寄的信。

 

哥:


哥,抗战胜利了,之前没联系上你,是因为,我转到前线了。现在,不需要打战了,侵略者被我们赶出去了,我终于可以,给你包饺子了。


我一忙完快马加鞭的回到冰城,四处打听,终于找到你的住处,可是,我打开门,却没看到你。你去哪儿了,哥,为什么不再等等我呢,文博儿回来了,哥……

 

望早日见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博

 

博:


文博儿,新中国成立了,不用打战了,回来吧,回来哥这里。之前,哥骗了你,哥早没做海军了,哥在情报组织做卧底,哥差点以为……出不去那牢笼般的大楼了。


文博儿,哥看到报纸了,哥去找你,坐了汽车坐船,哥马上能找到你了。几经辗转,哥找报纸上的城市,好陌生,他们说的话我也听不懂,他们说不认识你。文博儿,你在哪儿,哥好想你……

 

愿终会相见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健

 


写完信后,两人拿着信,找到邮桶,却发现,根本不知,收信人在何处。他们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,完成自己的工作,有人给他们介绍对象,他们都一一回绝。尚文博,年年除夕包一盘饺子,等人吃,等到天亮。何健,年年除夕从不吃饺子,他在等那盘那人专为他包的。

 

03.


2014年,九月,秋。


“你心中的Ta,还没联系上吗,还想见Ta一面,不留遗憾吗,报名本栏目《找到Ta》,为您找到Ta”


养老院内的一个房间,挂在墙壁上的电视,播放着最新的节目。听到声音,耄耋之年的何健,戴上厚厚的老花镜,认认真真观看,他对这个节目很感兴趣。他感觉,自己坚持近八十年的事情,终于有希望了。他下床,拄着拐杖,拿出那个小木箱,那件大褂。


“这回,哥应该可以找到你了……”


养老院的护工,听了他的故事很感动,便帮他报名这个节目。巧的是,另一处养老院,尚文博也看到这个节目,报上了自己的信息,他包的饺子,终于有人吃了。


节目录制当天,何健抱着小木箱,穿着大褂,住着拐杖,被护工搀扶到主持人旁边的沙发上。他讲述了他们的故事,这些年的经历,对尚文博的思念。他打开了小木箱,拿出封锁几十年的信和报纸,纸张已经泛黄,但他对尚文博的爱,亦如初。


大门背后,身穿军装,胸前挂满功勋章的尚文博,早已泪流满面,等着何健走上前开门。布满皱纹和老年斑的手,落在玻璃板上,很坚定,他相信门背后一定是他等了好久的人。


“哥……”

“文博儿……”


如他所愿,尚文博从门里出来,两人慢慢向对方靠近后,相拥而泣。上一次见面,我们俩英姿勃发,这一次见面,早已白发苍苍。


“哥,我带了东西来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饺子啊!”

“好,饺子好”


答应他哥的事,他一直没忘,一到录制现场,他便借厨房包饺子。时隔71年的一顿饺子,被端上来,白皙的盘子,放在何健手里。


“好吃吗,哥”

“嗯嗯……”

“好吃,文博儿,哥等了七十多年了”

“文博儿不走了,哥,天天给你包”


尚文博接过筷子,夹起一个饺子,塞到何健嘴里,含着泪,笑盈盈的看着他吃。温热鲜香在口腔中绽开,何健咀嚼着迟到七十多年的味道,眼泪流进嘴里,老花眼镜被打湿。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,走下台,尚文博把剩下的饺子,一个个喂进何健嘴里。


一共七个,一个代表十年,七个,就是七十年。饺子吃完了,两人欠缺对方七十多年的人生,也互相扶持,照顾着,慢慢走完。下一世,没有战乱,我们不用分离,可以,形影不离,相濡以沫一辈子。


评论(7)

热度(44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